• 一碗苞米粥

    日期:2008-02-24 | 分类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potter1983-logs/15921336.html

    在家中并非逢年过节的时日,关于晚餐的记忆就只有两样--挂面汤和苞米粥。储存一冬的大白菜切叶子不要帮子下到挂面里,有时候老妈会打下几个荷包蛋,一锅面汤、几块腐乳,就是一家人顶好的一顿晚餐。新磨的苞米茬子水开下锅,点上一点碱面,要不停地搅否则会糊锅。挂面汤和苞米粥,实在是潦倒家庭的晚餐样板戏,但是我始终不爱吃苞米粥的。

    苞米粥“宽肠”,是我妈颂扬苞米粥的强力论据,这个例子被举了无数次,类似于“青菜萝卜保平安”,但我至今也没搞清所谓“宽肠”更接近“促进消化”还是“促进食欲”。苞米粥加上芥菜丝,我只能勉强喝上一碗就撂下筷子温书去。老妈爱喝苞米粥,她怕剩下不好料理,每次都喝上很多的,于是每次肚子都是鼓鼓地很难受。

    家里的苞米粥,还有那方不大不小的院子、那棵柿子树、那间很寒酸的小瓦房,就是家的大部分符号。小时候总会问“为什么不炒菜吃呢?”、“咱家为啥又要喝粥啊?”。老妈也不说,或是又拿出“平常人家”、“棒子粥宽肠”之类的回答我,有时候会塞给我一枚煮好的鸡蛋,我就会闭嘴。

    后来就离了家越来越远,上了高中晚饭就在学校的小食堂里糊弄了,五角一碗的羊汤或者一元一碗的馄饨,有时候会和同学去外面吃夹了海带丝和煎蛋的烧饼,运气差会咬到沙子。有一次去教师办公室,看见班主任也在啃那种冰凉的烧饼,当时一阵唏嘘。再后来到了长春,偶尔会喝B食堂出名而花样繁多的粥,其中是没有苞米粥的吧,哦我承认我更偏爱C食堂的炖菜。再后来开始自己讨生活,午饭在单位食堂吃越来越难吃的份饭,晚餐更多是单身汉式的穷对付,米线汉堡牛肉面,有时候会自己弄一弄东西吃但兴致不大。前一阵子给家里打电话,老妈说,你去买一点棒子面,自己个学着煮点粥吃吧,多吃点粗粮好。

    于是我买了一点苞米茬子和碳酸钠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了一个疗程。其实之前也煮食过大米粥,但每次都会煮成大米饭或者夹生的大米饭。这次煮苞米粥水又有些少,我又贪图上网惰于搅拌,导致苞米茬子糊锅,索性做成了糊饼。后来老妈问起来,说出师未捷身先死,苞米粥没有煮成。老妈又感叹起来,说这在外面的连饭都吃不好。今天又煮了一次,因为一直细致地熬、搅,又注意了火候,大抵成功,又炒了一个韭菜鸡蛋,汤汤水水地炒成了饺子馅。

    以前在一个童话册里读过一个叫《小鬼与小商人》的故事,是不是安徒生写的忘记了,说有一个寓所里住着一个学生和一个小商人,还有一个小鬼和小商人住在一块儿,每个圣诞节小鬼都能从小商人那里得到一盆麦片粥和一大块黄油。学生很穷,但喜欢读书和读诗集,小鬼倾慕学生读的诗集中迸发的无尽美好。有一天楼里着了大火,小鬼帮着学生救出了他的书,他恨想搬到学生那里去,但他又放不下小商人那里的粥。

    是啊,我也想把自己分成两半,我也放不下那碗热腾腾的苞米粥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碳酸钠,看见这个词咋不敢喝了呢?超级喜欢你写的东西,投稿吧,挣点零用钱花花
    回复凌霄说:
    呵呵 可别恭维我。我不禁夸。
    2008-08-11 19:24: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