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故乡

    日期:2009-10-05 | 分类:游玩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potter1983-logs/47664075.html

    一直在家宅着,彻底地宅,和网络隔绝,和社会隔绝,很少收发短信,接打电话,每天的日程是早上五点半起床,和父母去晨练,晨练是假,多陪他们一些时间是真。吃罢早餐,看随身带的书,看的倦了就再睡一觉,醒来做饭。吃过午饭,去和约好的老同学聚会聊天,或者多找几个,小撮一顿。

     有时候,自己出去溜达,带着相机随走随拍,对于故乡我们总是赋予过多的情怀,但又不甘于囚禁在这方水土,也许故乡真的是用来眷恋和怀念的,故乡的好,也总是在异乡的月夜下安静行走,才体味得出。

     离村不远,有一条州河,是引滦入津工程的水道。后来水道走了暗渠,陆上的河也慢慢失去了以往的气势,水浅了,浪尽了,生了很高很厚的芦苇和水草,述说着几年间的世事变迁,谈不上沧海桑田,但也物是人非。听爹说,这片芦苇荡隐藏着很多鹭鸶和水鸟,在晴好的早上,展翼而飞,翩然起舞,实在是一副好画卷,爹说,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,顺便拍一些好照片。

     我在清晨出发,有薄雾尚未散去,水天一色,山水氤氲。围着水岸走了一圈,有些许早钓的人,水鸟翻飞的景观没有亲见,也许是时令不对,也许是它们早已离开,总之是有些怅然若失的。正欲离开,从晨雾和朝阳中,从梦境和现实里,迎面有一抹白色的倩影飘忽而至,是一只长腿长嘴的鹭鸶,从我的头上疾驰而去。她飞走,我还在回味,仿佛梦已散,人未醒。

     长假里,还去了一次山区,是和父母探望舅老爷。说是山区,但并不偏远,沿途景致不错,路过一座奇山,是被刀砍斧劈般地一分为二,一半矗立在秋日的阳光下,另一半倒在旷野中,像一个失败的斗士,我听父母讲这座山的传说,父亲说这座山是被天庭中掉落的上古神器盘古斧劈就而成,母亲则坚持认为这山是被雷公的闪电一分为二。

     舅老家在一个山坳里,群山环绕,与世隔绝,小院就构建在一个平坦的高台上。老人硬朗勤勉,小院周围都栽植了无数花草绿植,瓜果梨桃。出了屋子栽植一排箭竹,清风徐徐,竹影婆娑,竹叶沙沙作响,老人说这排竹子比我的年纪要长,是他的心头大爱。对面有一洼浅塘,荷的花朵早已凋谢,几个莲蓬和巨大的叶子孕育和招摇着,在水面投下巨大的光影。

     去附近的山上采摘,枝头都是饱满的果实。梨子、脆枣、柿子、核桃、苹果……老人说,随便摘吧,你们看能摘走多少摘走多少,管够。这秋日的天是响晴蔚蓝,有山喜鹊和其他鸟儿不时飞过,我边走边嚼着红枣,口感清冽,清甜生脆。

     窝在故乡,时光似乎都停滞了下来,要早睡和早起,生物钟也被扭转得接近正常。没有电影,没有文艺,没有矫情,没有孤独,生命似乎都被浓浓的亲情和爱填满,就算这种安逸的日子马上结束又如何呢?享受并放松着,接受并给与着,就是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